首页 > 主题策划 > 正文

【百年跨越 逐梦未来】出行: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2021-07-05 10:47:43    浏览量:1125


“说走就走”,或许是每个人心中的关于旅行的最好演绎!抛开按部就班、繁杂琐碎,一切充满着未知、憧憬、刺激……

当轻车可过万重山后,说走就走照进了我们的现实。

 

天堑变通途

 

肖宇是一名现役军人,他的家在务川自治县城郊结合部的一个小村庄,离县城20分钟的车程。村里鸟语花香,干净整洁,平坦的水泥路像条白色的飘带环绕山间,有些耀眼。

1995年的冬天,有些寒冷。但对肖宇来说,却感觉温暖如春。他终于要离开贫穷落后的家乡,去被誉为“华夏文明摇篮”的山西省陆军某部队服兵役,成为一名光荣的军人。

肖宇说,梦里都想着离开家。“那时候村里很穷,没有通电、通路,我从家里到县城最快也要走1个半小时。”肖宇深刻地记得第一次离开家乡去部队,花了3天的时间。走路去县城,然后坐8个小时的大巴车到遵义,再从遵义坐绿皮火车到成都到山西,再坐汽车到部队。

3年后,肖宇第一次回家探亲,然而回家的路还是同样用了3天时间。漫长的路程,让肖宇不愿意再回家,“部队生活再艰苦,也比家乡好。”

2000年,家里大哥写信告诉肖宇,村里通电了。听到消息后,肖宇激动地睡不着觉,他觉得曙光来了。那年,正逢肖宇转为一级士官,领上了工资。

过年回家时,肖宇用攒下的积蓄买了村里第一台彩色电视机和一台DVD。“当时村里的路还没有通,卖电视的老板不愿意步行去家里调信号,我说尽了好话他才答应去。”肖宇不会忘记装上电视机的那晚,家里的院坝里全是人,附近的邻居纷纷赶来凑热闹。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到夜晚家里总是坐满了人。

慢慢地,每回一次家,肖宇都会发现家乡在变化,2003年,村里有了泥巴路,那是村民们集资修建的;2014年,村里有了水泥路,乡亲们进出村子方便了很多;2019年回家,村里的房子都变漂亮了,家家户户都有了独立卫生间……”

时光飞逝,肖宇已经在部队26年了,他转为了一级军士长。如今回家他有了更多的选择:高铁、自驾、飞机。

曾几何时,走出大山,拥抱世界,是遵义人的梦想。

遵义交通理念始于上世纪30年代周西成主黔政时提出的“马路”一说。至1949年遵义解放,遵义的交通仅为438公里,且几乎只有路坯的简易公路,以及112辆由贵阳到遵义都需要两天的老旧木炭汽车。

1956年,川黔铁路建设揭开了遵义铁路建设的序幕。9年后一个风和日丽的秋日,人们伸长了脖子站在铁路两旁等待,遵义迎来了第一列火车。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特别是1997年撤地设市以来,遵义掀起了修路、建桥、筑港、治河的热潮。

199711月,历时5年建设的贵阳至遵义高等级公路通车,结束了遵义不通高等级公路的历史,遵义交通由此向现代化迈进。

200512月,世界公路建设专家称为“世界级难度”的重庆至遵义高速公路建成通车,这是真正意义上贯通了西南出海大通道,结束了贵州没有高速公路出省的历史。

2015年底,道安高速正式通车,遵义实现县县通高速的梦想。

201710月,茅台机场建成通航,遵义迎来双机场时代。

2018125日,渝贵铁路正式投入运营,打破了遵义境内只有一条铁路的瓶颈,遵义人民从此可以抵达到更远的地方。

……

如今,全市“铁路港、公路港、水运港、航空港联动融合发展,四位一体”综合立体交通网络基本形成,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城市初具雏形。

在天堑变通途的征途中,遵义人民亲身感受着交通方式的巨大变化,享受着越来越便捷的出行服务。

 

说走就走成为现实

 

2001年的那个夏天,8岁的王慧跟着父母从赤水到遵义游玩,那是她第一次离开生长的地方。

她原以为预想中的山光水色会让从小生活在小城的自己欣喜若狂,可是翻山越岭7个多小时的颠簸车程,却怎么也找不到想象中的那抹惊喜。

20年就这样过去了,如今的交通面貌早已焕然一新。王慧不用再担心着路途的颠簸和遥远,她的目光放到了更远:那一条条路连接的精彩世界,让她心生期盼。

去年夏天,王慧和心爱的男孩结婚了,他们要去三亚蜜月旅行。“早上在家从容地吃完早饭,开车2个多小时到遵义机场,再乘飞机到三亚。” 王慧说,现在出去旅行,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王慧的堂姐王婷婷至今保留着一封2003年的家书。那一年,她被山西财经大学录取。

她在给父亲写的家书中,道出了当时的“漫漫长路”:“我从遵义到重庆坐了9小时的火车,再从重庆转车到太原坐了29小时。问了一下其他同学们,如果到西安转车,呆在火车上的时间也要32小时……”

今年年初,王婷婷带着丈夫和孩子回遵义过年。他们从太原乘2个多小时的飞机到茅台机场,再转车1个小时到遵义,全程仅用4个多小时。王婷婷说,如今想家了,一张机票就了却乡愁。

多元化的出行方式给了人们多种选择,而便捷的交通服务把人们说走就走变为了现实。

周末的早上,刘元和朋友在公园里散步,朋友说一会要去重庆办点事。刘元心想着再怎么也要明天回来了。谁知傍晚,朋友发来一条短信:“已到家。”刘元不禁感叹:“真是朝发夕至啊!”

朝发夕返的出行不止是去重庆。在遵义,乘坐高铁朝发到贵阳、成都、昆明等地都可以实现。

翻阅遵义市交通这本厚重的书,我们欣喜地看到:“十三五”时期是我市交通发展史上投资力度最大、建设速度最快的时期。全市完成公路水路固定资产投资1554亿元,是“十二五”时期末的1.8倍,占全省交通运输总投资的五分之一。投资连续5年均超250亿元,总量和增速在全省及西部地级市中排名前列。

时间在无尽的向前行进,空间可以无界限的存在,唯有速度可以改变时空的演化秩序。遵义是享誉世界的历史文化名城,曾经受自然条件、地理环境等影响,一度制约着遵义的发展。

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为了区域经济的腾飞,遵义一直在寻求突破,寻求办法冲出大山的层层阻隔。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遵义人民的出行方式有了更多的选择,出行时间也在不断缩短。

如今,“互联网+交通”正在满足人们个性化、多元化、便捷化的出行需求。出远门再也不用到车站排队买票,在家里动动手指就可以实现;乘坐公交,手机APP可以实时告知公交的“行踪”和路况信息;想要打车,手机上网就可以约车……

时代履新,瞬息万变;车轮飞驰,不觉经年。在广袤的黔北大地上,四通八达的公路网,便捷高效的铁路网,密集交错的航线网,就好似一道道光束,照亮着遵义人民一路向上。

路的那头,是遵义人民的“小康梦”。

                                                                                                                                                                   遵义杂志社记者:李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