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题策划 > 正文

【百年奋斗,初心弥坚】中央红军长征在遵义

2021-07-23 16:35:03    浏览量:966


文丨■ 孙 莉


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1934年10月,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从瑞金出发,率领红一方面军的第一、三、五、八、九军团及后方机关共8.6万人向湘西进军,开始长征。

11月下旬,在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湘江封锁线后,红军和其他人员锐减至3万余人。12月,国民党调集重兵,企图将红军一网打尽。博古、李德无视敌情,坚持按照原定计划前进。在这紧急关头,12日中共中央负责人在湖南通道举行紧急会议,毛泽东提出放弃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计划,主张向国民党武装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方向行进。

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黎平举行会议,正式决定放弃向湘西前进的计划,改向黔北进军。12月31日,红军直抵乌江南岸的各渡口。1934年12月31日至次日凌晨,中共中央在猴场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渡过乌江,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革命根据地。

1935年1月7日,中央红军占领黔北重镇遵义城。


遵义会议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 中共中央在老城红军总司令部驻地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出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有: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陈云、博古;政治局候补委员有王稼祥、刘少奇、邓发、何克全(凯丰),参加会议的红军总部和军团主要负责人及其他人员有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邓小平、李德、伍修权。

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决定和审议黎平会议决议,总结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失败的经验教训,纠正当时领导人在军事指挥上“左”倾的错误,确定红军的今后任务和战略方向。

会议根据变化了的情况,作出了改变黎平会议先以黔北为中心,再去川南创建根据地的决议;决定红军北渡长江,到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地区建立根据地。

会议最后作出了下列决定:

一、毛泽东同志选为常委。

二、指定洛甫同志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查后,发到支部中去讨论。

三、常委中再进行适当的分工。

四、取消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周为军事指挥者,而恩来同志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

扩大会完毕后中常委即分工,以泽东同志为恩来同志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

遵义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这次会议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严重受挫的历史关头召开,事实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实际问题的新阶段,在最危急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

遵义会议的鲜明特点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确立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创造性地制定和实施符合中国革命特点的战略策略。


红军在遵义的革命活动


红军攻占遵义城后,广泛开展一系列宣传群众、组织群众的革命活动,很快激发起知识分子、工人和各阶层人士及郊区农民群众的革命热情,纷纷组织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

早在1934年春,中共地下组织党员周司和从四川来到遵义进行党的秘密工作。他团结进步青年学生和社会知识青年,共同进行抗日宣传。年底,当红军已进入贵州境内的消息传到遵义后,周司和动员进步知识青年成立了“红军之友协会”,把活动的重点转移到准备迎接红军的到来。 

红军进驻遵义后,周司和等即向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和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兼地方工作部部长潘汉年汇报了“红军之友协会”的工作情况。根据邓发的意见,红军之友协会改名为红军之友社,并在邓发、潘汉年的指导下,开始制作欢迎红军入城的标语及旗子,并积极宣传红军的政治主张。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就有四五千人参加红军。

1月9日下午3时,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博古、王稼祥等中央领导随军委纵队到丰乐桥头时,群众挥舞着彩旗,沿街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欢呼声、口号声不绝于耳,盛况空前。

站在群众提前搭建好的欢迎台上,毛泽东、朱德分别讲话,号召遵义人民团结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红军之友社成员带领群众高呼:“共产党万岁!”

1月12日,红军总政治部根据各阶层代表的要求,在老城协台坝原贵州省立第三中学操场(现遵义市老城协台坝十一中学内)召开了遵义全县群众大会。朱德、毛泽东、李富春在大会上作了演说,这次万人大会上,成立了遵义县革命委员会,它在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方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中央红军进占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广大地区,红军指战员以战备姿态进行休整,同时,围绕“创造川黔新苏区根据地”的中心任务,开展了广泛深入的宣传、组织工作,发动广大群众,先后成立了赤色工会、革命先锋队,在苏维埃的旗帜下,与土豪恶霸进行斗争,鼓舞了受苦受难的群众,大批青年纷纷参加红军,投身到革命队伍中。

                  

四渡赤水


中央红军占领遵义后,蒋介石为围歼中央红军,调集其嫡系部队和川、黔、湘、滇、桂五省地方部队的数十万兵力,向遵义地区逼进。

赤水河,发源于云南镇雄县,绵延于川滇黔边界,在四川西南汇入长江。

1935年1月至3月,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次渡过这条河,把“围剿”的国民党军远远甩在身后。

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计划经赤水从泸州和宜宾之间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1月28日,红军在土城东北3千米的青杠坡与尾追的川军发生激战。敌人后续部队增援上来,形势对红军越来越不利。

战斗进行中,中央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意见,果断改变原定计划,决定立即撤出战斗,西渡赤水河。由此拉开了四渡赤水的序幕。

29日凌晨,红军开始撤离土城,并从土城、猿猴场(今元厚)等渡口,利用从群众征集来的架桥物资和船只,一渡赤水河。

蒋介石在恐慌中重新调整部署,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川滇边境。毛泽东却指挥红军杀了个回马枪,于2月18日至21日由太平渡、二郎滩等渡口向东二渡赤水,回师黔北,取桐梓,占娄山关,再夺遵义城,击溃和歼灭敌人两个师又八个团,取得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3月16日至17日,中央红军由茅台及其附近地区西渡赤水河,向古蔺、叙永方向前进,再次击破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遵义一带的企图。

三渡赤水后,红军再次出现在川南,蒋介石急忙调整部署,企图将红军聚歼于古蔺地区。毛泽东当机立断,毅然决定回师东渡,夺取战略主动权。3月21日至22日,红军由太平渡、二郎滩等渡口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再回贵州。

此后,红军急速南下渡过乌江,兵临防守空虚的贵阳,又向云南挺进,直逼昆明,随后巧渡金沙江。

“从此,中央红军跳出了数十万敌军围追堵截的圈子,粉碎了敌人围歼红军于川、黔、滇地区的计划。”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红军长征史》中写道。

书中还写道:“四渡赤水之战,是中央红军长征中最惊心动魄、最精彩的军事行动,是毛泽东军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笔’,是他高超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是红军战争史上的奇观,是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典范。”

中央红军第一、三、五、九军团及军委纵队,在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率领下,在黔北转战长达三个多月。其中,足迹遍及余庆、湄潭、凤冈、遵义、绥阳、桐梓、仁怀、习水、赤水等县。这期间,党中央在遵义城召开了著名的遵义会议,实施了四渡赤水战役,创建了黔北苏区根据地,开展了一系列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工作,在中共党史和遵义地区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史料来源  

《中国共产党遵义市历史(第一卷,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中共党史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