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题策划 > 正文

【百年奋斗,初心弥坚】遵义解放

2021-07-23 16:35:55    浏览量:1007


文丨■ 孙 莉


1949年9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和西进支队奉命分批离开江西上饶,日夜兼程,向贵州挺进。


挺进遵义 


10月21日至27日,在湖南邵阳召开会议,明确西进支队二大队接管遵义专区,同时组建中共遵义地委。

11月15日,二大队进抵贵州黄平县,中共遵义地委在此明确了遵义各县接管的班子,随即向遵义地区挺进。

此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五兵团部队已于11月12日解放余庆县城;19日,解放军二野三兵团部队进入凤冈县,在中共党员和地方人士的迎接与配合下解放凤冈县城;同日,在中共湄潭县工委成员等的迎接与配合下解放湄潭县城;21日,在中共绥阳特支党员和曙光社绥阳支部成员等的配合下,解放绥阳县城;同日,组成先遣队,由遵义曙光社成员,川黔边区纵队交通员白仲乾等人为向导进抵遵义县城。

1949年11月21日,遵义解放。黔北首府遵义城完整回到人民手中,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早在1949年3月,遵义人,新青年团员幸必泽受中共贵州省工委指派,从贵阳回遵义,在遵义省立高中开展革命活动,并成立了进步青年组织“曙光社”。

“曙光社”先后发展了以学生为主的120多名社员并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深入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使党和人民解放军的方针、政策深入人心;广泛开展调查研究,全面掌握敌情社情;争取国民党地方武装力量投向革命;开展统战工作,争取国民党军、政界进步人士起义投诚;建立“川黔边区纵队”,震慑反动势力,武装护厂、护校、护路,保护粮食、食盐、军火等重要物资,为解放军作向导,迎接解放军入城。

11月24日,中共遵义地委书记、遵义军分区第一政治委员陈璞如率中共遵义地委成员抵达遵义县城,连夜召开地委会议,部署各县接管班子尽快分赴各县开展工作。同时,奉命将遵义县城区6个镇划出,新组建遵义市建置。

从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解放了仁怀、习水、赤水。

接下来的时间,遵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指派的军事代表分别与国民党正安、道真、务川当局和流散的国民党军宋希濂部两个团的团长谈判,达成和平解放协议。

12月20日,正安县解放;12月25日,道真县解放。1950年1月11日,务川县解放。

至此,黔北的凤冈、湄潭、遵义、绥阳、桐梓、仁怀、习水、赤水、正安、务川11个县先后全部解放。加上新建置的遵义市和1956年划归遵义专区管辖的余庆县,全区共13个县(市)。

1949年11月至1950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遵义中共地下组织和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持、配合下,相继解放了全区各县。紧接着,各县(市)先后建立了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权组织。 

 

剿灭土匪


新的人民政权建立后,人民开始以主人翁的姿态投入崭新的生活。

但作为国民党在大西南地区苦心经营的阵地之一,遵义残存了部分国民党军、政等势力和部分匪、特势力。

1949年底,慑于人民解放军神速挺进黔北势如破竹的强大声威,国民党各级政权不攻自溃,残留在黔北地区的国民党军、政以及匪、特等反动势力的活动暂时有所收敛。随着解放军大部队入川参加成都会战,黔北各地所留下的解放军和地方干部不多,残留黔北的反动势力认为有机可乘,妄图趁机卷土重来,夺回他们已经失去的政权。他们纷纷纠集起来组成两万多人的政治武装土匪,同时还胁迫欺骗4万多群众为匪。1950年初开始,匪势日渐猖狂。他们勾结潜伏特务,丧心病狂地伏击共产党的军政领导干部,围攻县、区、乡人民政府,杀害解放军、地方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妄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反动气焰甚嚣尘上。

1950年1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主席、五兵团司令员杨勇,率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前线指挥部返回贵阳途经遵义县刀靶水时,遭到漆文彬、宋泽为首的股匪袭击,解放军一名处长和一名警卫员牺牲。这一年的元宵节晚上,遵义专署专员李苏波、地委组织部部长海燕、地委宣传部部长苗春亭,在回老城路过跳墩河时,遭匪徒袭击。

武装土匪还围攻道真、正安、务川、绥阳、习水、凤冈、余庆等县城,围攻仁怀县茅台镇,湄潭县永兴镇、茅坪区,习水县长沙镇,赤水县元厚区等区(镇)乡人民政府。土匪攻打茅坪时,杀害解放军22人,制造了震惊黔北的“茅坪事件”。

面对日益恶化的形势,道真、正安、务川、余庆、习水等县的接管干部,曾一度奉命暂时撤离县城。

土匪的猖狂进攻,已严重地威胁到新生各级人民政权的巩固和广大干部、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一场大规模的剿匪斗争刻不容缓。

1950年2月初,解放军二野五兵团十六军一三六团、一三九团等部队奉命回到遵义剿匪。

遵义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府与人民解放军剿匪部队紧密配合,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剿匪、清匪、肃特、镇反、取缔反动会道门、打击封建把头的斗争。

为了统一剿匪的领导和指挥,十六军军部与遵义军分区合并,称“十六军兼遵义军分区”,以中共遵义地委书记陈璞如为军分区第一政委,以十六军参谋长杨俊生为军分区司令员,实行领导一元化、部队地方化的领导体制。

遵照上级指示,中共遵义地委又成立了“镇反委员会”,并以地委第二书记、军分区第二政委、十六军政治部主任陈云开为主任,抽调100多名解放军干部和战士,由“镇反委员会”指挥调遣,从而把乡村剿灭土匪和城镇镇压反革命紧密结合起来。

在中共遵义地委的统一领导下,坚决贯彻执行“军事清剿、政治瓦解、发动群众”三结合的方针和“宽大与镇压相结合”“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基本政策,充分依靠各级党委和政府,放手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大规模的群众性的剿匪斗争陆续在各县展开。

自1950年1月至1953年6月,历时3年半,在中共遵义地委领导下,遵义地区通过开展剿匪、清匪、肃特、镇反、取缔反动会道门、打击封建把头等斗争,依法杀、关、管一批反革命分子,摧毁了国民党妄图重新统治压迫人民的政治基础,加上随之开展的土地改革、没收官僚资本等斗争,又摧毁了他们的经济基础,从而使新生的人民政权得以巩固。

接下来开展土地改革运动,废除了封建土地制度,广大无地少地的农民分得了土地,使广大农民从经济上得到翻身。同时,大力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拥护。

随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贯彻实施,更加巩固了人民政权。

1956年底,全地区完成了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至此,遵义全地区实现了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



史料来源 

(1)《中国共产党贵州历史(第一卷,1921—1949)》(中共党史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2)《中国共产党遵义市历史(第一卷,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中共党史出版社)